投诉多不见效,噪音污染防治亟待纳入环保议题
分类:世界历史

噪声污染危害大、投诉多不见效 治理难在何处

日前,环保部发布《中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报告》,披露了2015年全国城市声环境现状。报告显示,全国城市声监测夜间1/4不达标。“这意味着全国1/4城市睡在噪音里。”海南省生态环保厅污防处调研员王先国认为,尽管近年来噪音投诉比例居高不下,但问题的解决却不易。

夜,本该静谧,若有声音入耳,当是风声雨声,蝉唱蛙鸣。可在现代城市,夜晚的噪声早已掩盖了天籁。环保部近日发布《中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报告》,显示全国1/4城市睡在噪声里。噪声污染点多面广,无处不在,已成为居民健康的“隐形杀手”。

根据环保部发布的报告,2015年,全国共收到环境噪声投诉35.4万件,占环境投诉总量的35.3%,仅次于空气污染。可以说,噪音污染已经达到相当大的危害程度,亟待引起重视。

噪声污染无处不在

面对噪音,我们当前仍存在着不少认知误区。比如不少人将判断噪音的标准,直接等同于声音分贝的大小,似乎声音分贝越高,污染才越严重,但现实并非这样。是否构成噪音,本质上与声音分贝大小并无直接关系,只要你不想听的声音,其实都可称之为噪音。另一方面,对噪音污染程度的判定,要视具体环境而定。如《城市区域噪声标准》中,明确规定了城市五类区域的环境噪声高限值,居住区、工业区、疗养院等区域的噪音标准往往相差很大。厘清这些误区,才更利于让个体更准确判断自己是否处于噪声污染之中,从而提升权利意识,否则有针对性的维权就无从谈起。

家住海南省海口市龙昆南路的市民余女士常被噪声袭扰。她说:“这边烧烤园的喧闹声刚消停,那边建筑工地上一阵接一阵的机器轰鸣又跟上来。多次拨打相关部门热线,情况也没有明显好转。今天被制止了,明天照旧。”

问题虽然严重,但噪声污染因为具有其特殊性,而呈现出较高的治理难度。如相较于空气污染,噪音污染往往是即时性的,甚至因为它并未表现出明显的污染形态而多被忽视,只有当具体的人真正被置于噪音的伤害之中时,往往才能切身体会其危害性。由于噪音污染取证难,提升了维权的难度,不少人“被迫”认为“忍一忍”就好了;此外,由于噪音污染往往在特定区域呈点状分布,决定了它很难如大气污染一样,引发全社会层面的重视与维权行动。这样一种现状,投射到治理上来,就表现为法律法规的滞后,执行上的不足和综合防治意识与行动的欠缺。

近年来,随着城市加快发展,城市生活越发“欢腾”:商家的高音喇叭争相嘶吼,美食街的低音炮不绝于耳;夜间施工搅拌机不停轰鸣,渣土车凌晨发出刺耳声响……

应该看到,随着城市轨道交通和道路网的日趋密集,以及车辆的增多,噪音污染已经从过去的偶然性上升到一定程度上的必然性。对应于此,对噪音污染的防治,恰恰要注重前瞻性与综合应对。城市在规划、建设上,就有必要事先将防治噪音纳入其中。如在小区规划时把防噪纳入事前审核,在噪音治理上理顺部门职能,在城市设施建设中事先防范等。

“太吵了,天天睡不好。”郭女士一家住在福建省福州市金山新区一处住宅里,楼下是半条街的大排档,每天夜里都会传来阵阵骰子声和嬉闹声,让附近几栋楼的居民深受噪声之害。“从晚上七八点一直到凌晨一两点,喧嚣声不断,吵得人心烦意乱。”郭女士说。

诚如专业人士所言,当前城市噪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成为环境改善不被注意的暗角。不能让这样的短板继续存在下去,必须把噪音污染防治纳入环保议题,从防治意识到法律、制度建设,再到执法行动,都应尽快跟上。

环保部的报告披露,去年全国共收到环境噪声投诉35.4万件,占环境投诉总量的35.3%,仅次于空气污染。其中,建筑施工噪声类占50.1%,社会生活噪声类占21%,工业企业噪声类占16.9%,交通噪声类占12%。

据了解,噪声污染不仅让人烦躁、睡眠差,还可能引发心脏病和学习障碍、耳鸣等问题。山东省环境科学研究院有关专家说,噪声危害体现在多方面,如损伤听力、诱发多种疾病,干扰正常的生活、学习和工作等。即使受到40~50分贝的噪声干扰,人们也会从熟睡状态转为半熟睡状态。长时间处在较大分贝的噪声环境中,会损伤听力,甚至引发噪音性耳聋。

污染治理难在何处

作为环境污染的一种,噪声污染近年来虽受到一定关注,但相较于水污染、空气污染等,受重视程度并不高。

福建师范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甘晖说,相较于空气污染,噪声污染往往是即时性的,表现不出明显的污染形态,因此多被忽视。此外,噪声污染往往在特定区域呈点状分布,这也使得它很难引发全社会的广泛重视。

在中国科学院声学研究所研究员程明昆看来,城市噪声污染治理的最大困境是多头管理。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赋予了环保、公安、交通、文化、工商等部门环境噪声监管职责,但由于分工不明晰,常出现职能交叉,造成监管盲区。

福州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说,工业、建筑施工噪声应由环保部门监管,交通运输、生活噪声应由公安部门监管,“但在实践中,往往出现谁都能管但谁也管不好的尴尬局面”。

一些受访专家指出,噪声污染点多面广,即时性强,且处理之后容易反弹,往往是执法人员前脚刚走,就又接到同一地点的噪声投诉。对于这种比较特殊的污染,建立合适的执法反应机制成为关键。

打好治理持久战

面对城市越来越严重的噪声污染,必须建立完善的治理体系。

程明昆表示,噪声治理必须告别多头管理。一方面应完善法律法规,明确噪声污染的控制方法、鉴定手段、处罚办法,以便相关部门严格执法;另一方面相关部门应建立统一协调的管理机制,加强环保、公安等部门的联动执法。

海南省生态环境保护厅污染防治处调研员王先国认为,要重视预防噪声污染,对城市进行合理规划布局,比如让可能存在噪声污染的场所尽可能远离生活区。同时,应建立治噪信息公开制度。在学校、广场、居民区等人口密集地区增设噪声自动检测装置,将相关信息上传网络,有效保障公民权益。

甘晖建议将防噪纳入城市规划,建设必要的降噪设施。同时,发动各方,共同发力,让社区、居委会等参与监督。

一些专家认为,治理噪声污染,还应提高违法成本。在行政处罚方面,不妨提高罚款金额。对于噪声污染受害者,应适当减轻其举证责任,并可提出固定金额的赔偿或补偿。譬如,凡是居住在产生噪声污染工地周边一定距离的居民,推定其已经受到侵害,无需证明自己因噪声污染而患病,即可获得固定金额补偿。

本文由必威精英版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投诉多不见效,噪音污染防治亟待纳入环保议题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