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书生写就的铁血忠勇,千秋节义愧当时
分类:研究动态

1276年三月中的一天早晨,临安城门缓缓打开,宋恭帝领着文武百官出城乞降,偏安一隅的的南宋小朝廷,在一批志无才疏的权奸操弄下灰飞烟灭了。

1275年,元兵进逼安庆,贾似道的女婿安庆知府范文虎打开城门投降。贾似道硬着头皮率军迎战。结果可想而知,兵败鲁港,几乎全军覆没。

陈文龙,福建莆田人,初名子龙,字君贲。生年不详,卒于元世祖至元十三年,宋度宗咸淳四年戊辰科状元。 陈文龙能文章,负气节。丞相贾似道爱其文,对其极为赏识器重。陈文龙中状元后,历任镇东军节度判官,崇政殿说书,秘书省校书郎。几年后,拜监察御史,均得力于贾似道,但陈文龙并不以为然。后来,陈文龙的正直敢言,渐渐忤怒了贾似道。襄阳失守,陈文龙上疏痛责贾似道用人不当,并请罢黄五石、范文虎、赵潜。贾似道大怒,将陈文龙贬官抚州,又指使台臣季可上书弹劾陈文龙。不久,范文虎降敌,贾似道兵败鲁港时,赵潜最先逃跑,导致其余守将弃城而逃。贾似道后悔不听陈文龙所言,又起用陈文龙为左司谏,迁侍御史,再迁为参知政事。由于朝内议和,陈文龙乞请回乡养老,获准。景炎元年,益王称帝福州,陈文龙再次出任参知政事,一上任就轻而易举地平定了漳浦、兴化叛乱。元军占领广州后,泉州、福州守将纷纷投降。招降使者两次至兴化劝降文龙,均被其焚书斩杀。对军中的议论,文龙道:“诸君特畏死耳,未知此生能不死乎?”由于部下降敌,文龙与家人均被元军抓获。面对凌辱,文龙指腹道:“此节义文章,可相逼邪!”遂被解杭州,绝食而逝。其母被监禁尼寺,病重无药,旁人无不落泪,其母言道:“吾与吾儿同死,又何恨哉?”亦病逝。众人感叹道:“有是母,宜有是儿。”将其母收葬。 文章魁天下 气节愧当时 ——南宋民族英雄陈文龙的人生轨迹 在市中山公园北门,原有一座修于明代的陈文龙祠,是为纪念莆田人氏、南宋状元宰辅陈文龙而建的寺庙。1938年5月日寇据厦后,立即对此处民族气节的象征进行拆毁,使得厦门人失去了对这位被誉为“福建岳飞”的八闽名臣儒将表示敬意的史迹。 日前,文史专家洪卜仁收藏的一张该祠旧影,勾起了我们浓厚的思古幽情。本报记者专程前往莆田玉湖和福州阳岐,参谒与陈文龙相关的古迹,缅怀这位与文天祥同时代且家世、出身、仕途、学识、气质、品格、死难诸方面都极为相似的民族英雄。 学成文武艺 货与帝王家 莆田市郊,木兰溪蜿蜒穿过阡陌村庄,孕育了历代无数贤人名士,陈文龙就诞生于北岸的玉湖乡。 陈文龙,原名子龙,字刚中,号如心,生于宋理宗绍定五年二月。因宋太平兴国五年,原属泉州的莆田、仙游两县改隶于兴化军,故《宋史》与《八闽通志》皆称陈文龙是兴化人。建于宋代的玉湖陈氏祖祠迄今仍保存有“陈丞相里第”、“状元里”等石刻。 陈文龙的家学渊源,应该从其曾祖父陈俊卿谈起。宋绍兴八年科举考试,状元黄公度、榜眼陈俊卿两位莆田人联袂题名。廷试时,皇帝问道:“莆田乡土贫瘠,怎么会人才辈出?”陈俊卿答道:“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这话后来成了莆田读书人的口头禅。陈俊卿官至左丞相,封魏国公,赠太师,成为与李纲齐名的南宋名相。 从小就“濡染先训”的陈文龙,深受曾祖父“人才当以气节为主”观念影响,自幼立志“忠君报国”,少年时期便显示出了超凡的聪颖和勤奋。据清末莆田进士张琴所著《陈忠肃公年谱》载:“公幼颖悟,苦学不厌。年未弱冠,以赋律名郡庠。”只可惜他的诗文流传后世数量太少,这也是他名气不如文天祥的原因之一。 学成文武艺 货与帝王家。公元1256年,陈文龙“补入太学,累捷私试。”年方25岁,其书法已称誉一时,《安石仓诗选》载有时人所写《王一送陈刚中归莆》诗,说的就是其书艺:“近得钟王法,才华世共称。剑锋看舞女,笔阵笑狂僧。散帙花前席,鸣琴竹里灯。石渠成远别,白下酒如渑。”陈文龙的手迹传世极少,过去笔者仅看到他写的《文宝论杨徽之诗》,全篇如下:“杨徽之能诗,太宗写其警句于御屏风。僧文宝谓,当以天地皓露涤笔于金瓯雪碗,方与其诗神骨相投。”结体浑然天成,着墨枯湿自如,骨力神韵,颇得钟繇、王羲之等大家笔意。 宋度宗咸淳元年,34岁的陈文龙参加了春考并夺魁,随即“升补外舍积分,私试分数中内舍优奏。”咸淳三年,陈文龙36岁。这年夏季的5月,度宗皇帝临殿考核,“对策试,赐进士六百六十四人,擢公第一,状元及第。公本名子龙,唱第日,御笔改为文龙,赐字君贲。” 清心为治本 直道是身谋 陈文龙学而优则仕之时,正是南宋王朝风雨飘摇、朝不保夕的危难之秋。 陈文龙任宣义郎镇东节度判官驻节越州期间,对趋炎附势、行贿受贿等官场现象深恶痛绝。他雷厉风行革除政弊,秉公执法,嫉恶如仇,关心民瘼,政声卓著而“人皆惮之”。得到了上司镇东军元帅刘良贵的器重,“政无大小,悉以询之。 贾似道从理宗开始当权,到度宗时权倾朝野。“文章魁天下”的陈文龙,几年内从镇东军节度判官历政殿说书、秘书省校书郎,直拜为监察御史,均得力于贾似道的提携,但道不同不相与为谋,正直耿介的他对贾弄权误国的行径予以严厉抨击。浙西转运使洪起畏在贾似道的授意下,上奏请求推行理宗时未施行的“公田法”,致使浙西一带“六郡之民,破家者多”,民怨沸腾。陈文龙上疏陈述得失,据理力争,并要求严惩洪起畏,才平息这场轩然大波,百姓拍手称快,“朝绅学校相庆”,赞扬陈文龙“乃朝阳之鸣凤也”。 度宗三年,元军长驱直下,围攻南宋国防重镇襄阳、樊城。贾似道的女婿范文虎率兵驰援,却临阵逃遁。守将吕文焕降元,被围困达6年之久的襄、樊重镇相继陷落。朝野震动,舆论哗然。贾似道为掩饰其咎,对范文虎只作降职一级、出任安庆知府的处理。同时,任命“曾多献宝玉”的小人赵晋任建康知府,又让卖身投靠的无耻之徒黄万石出任临安知府的肥缺。陈文龙对贾氏结党营私的丑恶行径极为愤慨,毅然上疏度宗力陈贾之过失,并提出弹劾范文虎、赵晋和黄万石三人。因此触怒了贾似道,被贬职到抚州。 陈文龙在抚州任上仍然不改初衷。他为官清廉,深得民心。贾似道找不到借口,就以官爵收买监察御史李可,以陈文龙“催科峻急”的莫须有罪名,于1275年11月将其罢官,他只好返回兴化军故里。这位出身“世代簪缨”之家的名臣,在一个动荡腐败的年代洁身自爱、不移操守,却因为忤逆权贵而不容于官场,这是他个人的不幸,更是南宋朝廷的悲哀。 疾风知劲草 国危见忠臣 疾风知劲草,国危见忠臣。贾似道兵败后,南宋朝廷后悔当初没有采纳陈文龙的意见,于是诏令到兴化,宣召他进京。临行时,其叔陈瓒说:“为今之计,莫若尽召天下之兵屯聚要害,择与文武才干之臣分督之。敌若至,拼力奋斗,则国犹可为也。”文龙听言,感慨万千地说:“叔之策非不善,然柄国政者非人,恐不能用,是行也,某必死之。”表明此行已下定以死报国之心。 果然不出所料,朝廷虽然罢黜了贾似道,但又起用了投降派陈宜中为宰相。不久,元军攻下了临安北面文天祥据守的独松关,附近的郡守县令风声鹤唳,争相弃官逃亡。12月28日,陈文龙与文天祥、陈宜中、张世杰等文臣武将商议。陈文龙主张背城一战,他对张世杰说:“宋家天下,被人坏了,今无策可支。愿太尉无奈收拾残兵出关一战,大家死休报国足矣!”文天祥主张入闽广再图匡复,可陈宜中力赞议和,最后陈的意见得到谢太后的同意,遂于德祐二年正月,派人向元军奉表称臣。 陈文龙痛心疾首,便以母老乞求归养为辞,无限惆怅地回到了故乡莆田。德祐二年2月,元军攻陷了南宋首都临安,宋恭宗及皇室成员被俘北去。5月,益王赵正在张世杰、陆秀夫等大臣的拥立下,在行都福州登基,陈文龙再次被起用为参知政事。9月,元军向闽粤进军,兵锋直向榕城,福州知府不战而降。张、陆等保护端宗从海上逃亡避难于泉州。朝廷任命陈文龙依前职充闽广宣抚使,并于兴化开设衙门。 于是,陈文龙倾尽家财招募兵勇组成民军,厉兵秣马备战。在福州、泉州两城守将先后叛降后,陈文龙固守孤垒,四次斩杀前来劝降的元使,并在城头竖起“生为宋臣,死为宋鬼”的大旗,以表明心迹、激励士气。最后一次其姻亲被元军抓来劝降,陈文龙大义灭亲,复信说:“孟子曰"效死弗去’,贾谊曰"臣死封疆’,国事如此,不如无生,惟当决一死守……若以区区之守义为不然,或杀身复家,鄙意则虽阖门磔尸数段亦所愿也请从此诀,勿复多言。”拳拳之心,跃然纸上。 守志誓难移 丹衷天地知 然而,大厦将倾,非一木可支。德祐二年12月,被陈文龙派往福州打探敌情的部将林华、陈渊,和降将王世强勾结,引元军来到兴化城下,通判曹澄孙开城投降,元兵蜂拥而至,陈文龙寡不敌众,力尽被擒。他见元军在城中放火烧杀,怒声喝斥:“速杀我,无害百姓。”(《宋史·陈文龙传》) 第二天,文龙和两子三女以及母、妻等一家人被押至福州元将董文炳军中,董令左右百般凌挫,陈文龙以手指腹正色道:“此皆节义文章也,可相逼邪?”周围的人无不为他宁死不屈的气节所感动。董文炳还不死心,对陈文龙说:“国家兴亡有成败,汝是书生,何不识天时?”陈文龙回答:“国亡我当速死”元将唆都企图以“母老子幼”来动摇他,陈文龙慷慨而答:“我家世受国恩,万万无降理。母老且死,先皇三子岐分南北,我子何足关念。”(事见《弘治兴化府志·陈文龙传》)其忠肝义胆的《复元将唆都书》也千古传颂,迄今仍为大学课文。 元军见劝降无望,就把陈文龙押往杭州。他从离开莆田即开始绝食,行至合沙时,赋诗一首给他的仲子诀别:“斗垒孤危力不支,书生守志誓难移。自经沟渎非吾事,臣死封疆是此时。须信累囚堪衅鼓,未闻烈士竖降旗。一门百指沦胥尽,惟有丹衷天地知。”表达了视死如归、尽忠报国的强烈心声。 陈文龙到杭州后,被囚禁在太学里。景炎二年4月25日,他要求拜谒岳飞庙。当他以孱弱之躯蹒跚进入岳庙时,不禁失声痛哭,哀恸悲绝,当晚死于庙中,年仅46岁,后被葬在西湖智果寺的翠竹园里。陈母被拘禁在福州一座尼庵中,身患沉疴,而不愿看病服药。她对监守说:“吾与吾儿同死,又何恨哉?”周围的人无不为之黯然泪下,感叹:“有斯母,宜有是儿。”至此,陈文龙一家,包括其季弟陈用虎(弟媳朱氏在陈文龙被俘后就自缢)、其叔陈瓒,都忠贞不屈,为国捐躯。 精灵接前贤 英风总肃然 明初,朝廷下令访求民间应祀神祗,“凡有功国家及惠爱在民者,著于祀典,令有司岁时致祭。”在上报的名单中,朱元璋特别重视南宋隆名并峙的两状元文天祥和陈文龙。于是,在福建境内建有“历代奉旨祀典”陈庙十余座,我市中山公园北门原有的陈文龙祠就是其中之一。 在祭祀陈文龙的寺庙中,以福州阳岐的尚书祖庙时间最早。相传当年阳岐村民在乌龙江边拾到陈文龙遗落的官袍,便自发集资在兴化古道边建庙。明天启七年,当地村民及部分莆仙籍商贾,出于对陈文龙的敬仰,将原庙宇移至阳岐村凤鸣山下。庙建成后,历经沧桑,几度重修。庙前空坪上至今保存了几方古代残碑,分别记载了清乾隆四十六年、嘉庆九年、道光二十年、咸丰九年和光绪十年五次重修的情况。其中乾隆碑刻载:“祖殿水部尚书三次敕封,加封镇海王”。所以福州百姓都称陈文龙庙为“尚书庙”,陈文龙为“尚书公”。福州市区的其他4座庙均由此分香,阳岐尚书庙也被称作“尚书祖庙”。1919年,阳岐人、大思想家严复发起又一次重修。他亲自撰写《重建尚书祖庙募缘启事》,福建督军李厚基、省长萨镇冰、前清福州知府叶大庄等都有善捐。严复为祖庙题写镌刻了3副石柱联,其中大殿正门的草书联为“十万家饭美鱼香,惟神之助;百余乡风清魔伏,为民所依。”他还赋诗“天水亡来六百年,精灵犹得接前贤。而今庙貌重新了,帐里英风总肃然。”表达了对陈文龙民族气节和爱国精神的景仰之情。 历代史传、诗文、戏曲等都对陈文龙备加褒扬。明永乐六年,朝廷封陈文龙为“水部尚书”;清乾隆四十六年皇帝加封陈文龙为镇海王。明清时期,每三年科举后,历朝皇帝都委派新科状元率册封团赴琉球、台湾册封当地官员。册封团在海上行船为祈求平安,将陈文龙立于船中祭拜。由此,就有了“官船拜陈文龙、民船拜妈祖”之说。闽台及东南亚等地,都将陈文龙比作“海上保护神”。仅在台湾和马祖,保存完好的陈文龙庙就有16座之多。

强攻受阻,招降不成,元兵暗中收买陈文龙的部下,里应外合之后,元兵破城。来不及逃命的百姓在冲天大火中皆成元兵刀下冤魂。伤痕累累的陈文龙力尽被擒,看到元兵滥杀无辜,厉声喝道:“速杀我,勿害百姓!”悲壮的吼声,在莆田上空久久激荡。

面对忠直敢言的陈文龙,贾似道终于意识到,陈文龙不是一个可以收买的势利之徒。于是,贾似道抛出一记凶狠的“组合拳”:把陈文龙贬往抚州,又以“催科峻急”的莫须有罪名将其罢官。

陈文龙的气节,在他的仕宦经历中得到最充分的体现。

大厦之将倾,纵使“蛟龙”也回天乏力。这位出身“世代簪缨”之家的名臣,与其说是单挑贾似道,不如说是与官场潜规则过招。在这个“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动荡腐败年代,他的不同流合污的“叛逆”个性,注定了他只能是“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壮结局。这是他个人的不幸,更是南宋朝廷的悲哀。

德祐二年12月,被陈文龙派往福州打探敌情的部将林华、陈渊,和降将王世强勾结,引元军来到兴化城下,通判曹澄孙开城投降,元兵蜂拥而至,陈文龙寡不敌众,力尽被擒。他见元军在城中放火烧杀,怒声呵斥:“速杀我,无害百姓。”(《宋史·陈文龙传》)

这一天,悲愤的陈文龙离开京城,归隐老家。他不愿跟那些愚忠之臣去投降,因为他知道投降虽能换来一时的苟安,却无法改变国破家亡的悲惨结局。他选择了辞官,既保存节义,又保存为宋朝再次效命的本钱,这就是大智大义大勇大忠。

为了保持自己的气节,陈文龙不惜牺牲身家性命,赴汤蹈火,视死如归。

贾似道,南宋一位声名狼藉的权臣。他看好陈文龙,无非是看到“文章魁天下”的陈文龙受皇帝赏识,便想拉他为己用。

在福州、泉州两城守将先后叛降后,陈文龙固守孤垒,四次斩杀前来劝降的元使,并在城头竖起“生为宋臣,死为宋鬼”的大旗,以表明心迹、激励士气。最后一次其姻亲被元军抓来劝降,陈文龙大义灭亲,复信说:“孟子曰‘效死弗去’,贾谊曰‘臣死封疆’,国事如此,不如无生,惟当决一死守……若以区区之守义为不然,或杀身复家,鄙意则虽阖门磔尸数段亦所愿也?请从此诀,勿复多言。”拳拳之心,跃然纸上。

其实,陈文龙原名陈子龙。其父希望长大后的儿子能像三国赵子龙似的,有一腔惊天动地的铁血忠勇,成为人中蛟龙。

正是中国传统文化和家族文化的教育、熏陶,“气节”融入了陈文龙的血脉,锻造了他的信念、气质、品性和意志。

上任伊始,发现这里虽是鱼米之乡,却也是皇亲国戚聚居之地,历任官员到此,要秉公处理政务,总会遇到皇亲国戚的干扰。对此,天生具备忠肝义胆的陈文龙毫不犹豫地举起革除政弊之剑,挥动手中的反腐惩奸之斧,公开声言为官“不可以干以私”。终以政声卓著“人皆惮之”,深得镇东军元帅刘良贵的器重,“政无大小,悉以询之”。

元兵懵了,派叛臣送来劝降,陈文龙喝到:“国家平时厚养汝等,不能以死保国,反卖主求荣,劝我同逆!”怒斩使者。亲戚写信招安,又焚信斩使,决然说“国事如此,不如无生,惟当决一死守”。

德祐二年2月,元军攻陷了南宋首都临安,宋恭宗及皇室成员被俘北去。5月,益王赵昰正在张世杰、陆秀夫等大臣的拥立下,在行都福州登基,陈文龙再次被起用为参知政事。9月,元军向闽粤进军,兵锋直向榕城,福州知府不战而降。张、陆等保护端宗从海上逃亡避难于泉州。朝廷任命陈文龙依前职充闽广宣抚使,并于兴化开设衙门。

在兵不满千的情况下,陈文龙仍在城外设伏大败元军,足见他的文韬武略和才能超凡。

陈文龙是宋度宗皇帝亲自面试、录取的“飞龙射策”的殿试状元,在朝廷中享有盛名。丞相贾似道当然想把他拢为羽翼,初时陈文龙很受贾似道“礼遇”,不断得到提拔,按常理说,此时贾似道是有恩于陈文龙的。令人尴尬的是,在从政生涯中,陈文龙渐渐看清了贾似道奸臣的面目,于是面对着贾似道的“提携”之私恩和国家民族之大义纠结的局面。大概是血脉中涌流的“气节”,让正直耿介的陈文龙别无选择,只能正道直行,挺身而出,抨击贾似道弄权误国的行径。

面对如此局面,陈文龙痛心疾首,便以母老乞求归养为辞,无限惆怅地回到了故乡莆田。皇帝乞降,文龙不愿因为愚忠跟着去当牺牲;他选择了辞官,既保存了节义,又保存了为宋朝再次效命的本钱,这就是大智大义大勇。

咸淳八年,临安知府洪起畏在贾似道的授意下推行“类田法”,用劣等公田强行更换肥腴良田,导致“六郡之民,破家者多”。陈文龙上疏慷慨陈述,要求严惩洪起畏,终于逼迫贾似道废除此法,黎民百姓称赞陈文龙“乃朝阳之鸣凤也”。

陈文龙到杭州后,被囚禁在太学里。景炎二年4月25日,他要求拜谒岳飞庙。当他以孱弱之躯蹒跚进入岳庙时,不禁失声痛哭,哀恸悲绝,当晚死于庙中,年仅46岁,后被葬在西湖智果寺的翠竹园里。

然而,心中只有黎民与社稷的陈文龙,岂能与他志同道合?正直耿介的陈文龙并未受蒙蔽,时刻牢记作为监察官的应有职责,挺身而出,屡屡弹劾贾似道弄权误国的行径。

由于贾似道弄权误国,封锁边事消息,再加上其女婿范文虎救援不力,咸淳九年一、二月间坚持抗战五年之久的江防重镇襄阳和樊城相继沦陷。消息传到临安,朝野纷纷要求惩办范文虎。贾似道却尽力袒护,让他担任安庆知府,并重用党羽赵溍为建康知府、卖身投靠的无耻之徒黄万石为临安知府。陈文龙对贾似道倒行逆施、结党营私、祸国殃民的行为极为愤怒,上书痛责贾似道用人不当,并严辞弹劾范文虎等人。陈文龙怒陈:“文虎失襄阳,今反见擢用,是当罚而赏也。”谁都知道范文虎乃贾似道的女婿,弹劾范文虎,就是弹劾贾似道,就是和当朝太师叫板。贾似道见疏大怒,借故把陈文龙降级为大理寺少卿。咸淳十年春,陈文龙又被贬为抚州知府,不久贾似道又指使李可弹劾陈文龙,把陈文龙罢免回家。

回到莆田的陈文龙,倾尽家财,加固城堡,招募义军,并把写有“生为宋臣,死为宋鬼”的大旗立于城楼之上,铁心要与元兵血战到底。

第二天,文龙和两子三女以及母、妻等一家人被押至福州元将董文炳军中,董令左右百般凌挫,陈文龙以手指腹正色道:“此皆节义文章也,可相逼邪?”周围的人无不为他宁死不屈的气节所感动。董文炳还不死心,对陈文龙说:“国家兴亡有成败,汝是书生,何不识天时?”陈文龙回答:“国亡我当速死?”元将唆都企图以“母老子幼”来动摇他,陈文龙慷慨而答:“我家世受国恩,万万无降理。母老且死,先皇三子岐分南北,我子何足关念。”(事见《弘治兴化府志·陈文龙传》)陈文龙的《复元将唆都书》也千古传颂,迄今仍为大学课文。

陆秀夫、文天祥在福州拥立赵昰为帝,陈文龙在狼烟四起中被委以参知政事。共同的抗敌志向让陈文龙与文天祥成为莫逆之交。文天祥还题写“同龙”二字勒成石碑,表明共赴国难的赤胆忠心。

不出陈文龙所料,朝廷虽然罢黜了贾似道,却又起用了昏庸的陈宜中为右丞相。他与左丞相王爚一样“不能画一策,而日坐朝堂争私意”。庸臣坐而论道直接导致了张世杰兵败焦山,文天祥丢失独松关。元兵铁骑来势汹汹,周遭郡守县令,纷纷弃官逃跑。危难之际,12月28日,陈文龙与文天祥、陈宜中、张世杰等文臣武将商议。陈文龙主张背城一战,他对张世杰说:“愿太尉无奈收拾残兵出关一战,大家死休,报国足矣!”文天祥主张入闽广再图匡复,可陈宜中力赞议和。心急如焚的陈文龙急忙上疏“请诏大臣同心图治,无滋虚议”。最后陈宜中的意见得到谢太后的同意,于德祐二年正月,派人向元军奉表称臣。

□陈志平

咸淳四年九月里的一天,南宋朝廷为数百位通过吏部考试的进士举行殿试。宋度宗御览试卷时,被来自福建莆田陈子龙的作品迷住了,脱口而出:“真锦绣文章也!”兴奋至极的宋度宗不但钦点陈子龙为新科状元,而且当场把子龙改名为文龙,并赐字君贲。“贲”,贵宾贺临之意,即把文采出众的陈文龙视为等待已久的贵客。

循着陈文龙生命的轨迹,我找到了他生命的起点。地点:一个叫玉湖的地方;出身:一个始祖姓陈名仁,虽为布衣,却为子孙立下“以忠义孝慈、诗礼经书为业”家训的家族。从陈仁之后,陈家簪缨继世,到第八代陈文龙时,世称“一门二丞相,九代八太师”。陈文龙的曾叔祖陈俊卿,是著名的抗金丞相,榜眼及第时以“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的廷对,让皇帝感叹同榜状元“公度不如卿”。陈俊卿的这一名言不仅训育了玉湖陈家子孙,也成为激励莆田历代学子奋发上进的动力。

一门百指沦胥北,惟有丹衷天地知。

在“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的科举时代,多少学子孜孜矻矻就是为了求个一官半职,多少人为了升官发财把良心道德都弃之如敝履,而一个多少年蹭蹬书山、学富五车的状元,却为自己心中的纲常道义竟然视官职如草芥,靠的是什么,“气节”两字而已。

心急如焚的陈文龙急忙上疏“请诏大臣同心图治,无滋虚议。”

于是,陈文龙倾尽家财招募兵勇组成民军,厉兵秣马备战。

危难之际,陈文龙再次慷慨陈言:“收拾残兵出关一战,大家死休,报国足矣!”

陈文龙并非人们常常宛然叹息的愚忠者,他在保持气节时有着清醒的认识和坚定的原则。

陈文龙与他的两个儿子、三个女儿、母亲、妻子一起被押到福州。在狱中,他给长子写下这首《诀别》。至今捧读,依然感受到诗人慷慨激昂的天地情怀和视死如归、尽忠报国的铁血忠勇。

元军见劝降无望,就把陈文龙押往杭州。他从离开莆田即开始绝食,行至合沙时,赋诗一首给他的仲子诀别,表达了视死如归、尽忠报国的强烈心声。

陈文龙被权臣贾似道“看中”,一路举荐直至监察御史。

陈母被拘禁在福州一座尼庵中,身患沉疴,而不愿看病服药。她对监守说:“吾与吾儿同死,又何恨哉?”周围的人无不为之黯然泪下,感叹:“有斯母,宜有是儿。”至此,陈文龙一家,包括其季弟陈用虎、弟媳朱氏(在陈文龙被俘后就自缢)、其叔陈瓒、其母,都忠贞不屈,为国捐躯。

元兵百般凌辱他,绝食几天的陈文龙指腹一笑:“此中皆节气文章,怎得为汝胁迫?”元将劝他要为自己的老母幼子考虑,他凛然答道:“我家世受国恩,万万无降理,母老且疾,先皇三子,歧分南北,我子何足挂念。”字字傲骨,句句铿锵。

这一年度宗驾崩,才坐上龙椅的恭宗无奈之际想起了被罢免了的陈文龙。此时,正在莆田老家的陈文龙接到诏书,星夜赶回京都,任左司谏、侍御史。临行时,从叔陈瓒告之曰:“为今之计,莫若尽召天下之兵屯聚要害,择与文武才干之臣分督之,敌若至,拼力奋斗,则国犹可为也。”文龙答曰:“叔之策非不善,然柄国政者非人,恐不能用,是行也,某必死之。”文龙清醒预料到当时那些朝廷重臣大多颟顸自负,甚至有的就是奸臣,那些救国良策必定难为所用,此去唯一死而已。如此清醒意识到前途险恶,这是“智”,知其不可为依然挺身而出,这是“忠”和“勇”。

自经沟渎非吾事,得死封疆是此时。

陈文龙以及许多陈文龙这样的民族英雄这种为了国家民族舍身取义的精神,是中华民族文化中的瑰宝,也是中华民族历经无数次劫难而不死的重要原因。后人称赞陈文龙“文章魁天下,节义愧当时”,我想,在陈文龙的这种崇高的“气节”面前,有愧的不仅是那个时代的“当时”,或许也包含了当今这个时代的人们。 □陈天宇

正当南宋没落政权“窝里斗”正酣时,1275年,元兵大举南侵。贾似道任命被陈文龙弹劾过的范文虎、赵潜等五人领兵御敌,结果是范文虎投降元军、赵潜未战先退、贾似道兵败芜湖,几乎把命悬一线的南宋家底悉数败光。

咸淳八年,临安知府洪起畏秉承贾似道的旨意,极力推行类田法,用劣等公田强行更换肥腴良田,导致浙西“六郡之民,破家者多”,百姓怨声载道。时任监察御史的陈文龙给度宗皇帝写奏折,据理力争,极力反对“类田法”。贾似道迫不得已,只好处罚洪起畏为自己开脱,并停止类田法。消息传出后,百姓拍手称快,“朝绅学校相庆”,赞扬陈文龙是“凤鸣朝阳”。

1277年4月25日,陈文龙以孱弱之躯踉跄迈入岳庙,哀痛欲绝。那一晚,溘然谢世,年仅四十六岁。还监禁在福州的母亲得知后,说:“吾有此儿,与儿同死,有何恨哉?”绝食而死;此前,季弟、妻朱氏也上吊身亡。满门忠烈,气贯长虹!

站在杭州西湖陈文龙墓前,我的心里翻滚起一阵阵难以抑制的浪潮,继而陷入深深的沉思。眼前那圆圆的墓丘,在我的眼里,渐渐幻化成一个巨大的感叹号的圆点,而陈文龙那46年的生命轨迹就像感叹号上方那巨大的长符,到了末端,休止在这个让人们产生无尽感慨的圆点上。徜徉墓周,我不由得想起曾经多次吟哦过的那首陈文龙《元兵俘至合沙,诗寄仲子》诗:“斗垒孤危势不支,书生守志定难移。自经沟渎非吾事,臣死封疆是此时。须信累囚堪衅鼓,未闻烈士树降旗。一门百指沦胥尽,唯有丹衷天地知。”想想那个时候,国土沦丧,兵败被俘,累及满门,一死难求,是何等悲怆的时刻;然而,陈文龙诗中表达的,依然是矢志不渝,决死报国。他的那种难以想象的信念和意志究竟是怎么炼成的?恍惚间,感叹号上那长符又幻化成一个巨大的弯钩。

陈文龙忧虑并非多余的。朝廷虽然罢黜了贾似道,但又起用了投降派陈宜中。在依稀听见元兵战马的嘶叫声,陈宜中仍整日与一群昏庸的大臣喋喋不休、相互扯皮,始终拿不出救国良策。

莆田清代进士张琴编著的《陈忠肃公年谱》载:“公幼聪颖,苦学不厌。年未弱冠,以赋律名郡痒。”陈文龙幼年丧父,但他从小就深受家教家风影响,受曾叔祖陈俊卿“人才当以气节为主”观念的影响,立志“忠君报国”,以“能文章、负气节”而闻名乡里。淳祐十一年入乡学,宝祐四年,二十五岁的文龙补入太学。在太学历次考试中均夺得第一名,“负六馆盛名”。咸淳四年十月,度宗皇帝亲临殿试,赐进士664人,亲选陈文龙状元及第。唱第日,御笔改名为文龙,赐字君贲,意思是皇帝的股肱、卫士。陈文龙不仅文章赋律闻名,他的书法也颇为出众,二十多岁时便称誉朝野。诗人王一赞陈文龙:“近得钟王法,才华世共称。剑锋看舞女,笔阵笑狂僧。散帙花前席,鸣琴竹里灯。石渠成远别,白下酒如渑。”可见他的书法非同凡响。在寻觅陈文龙人生轨迹的雪泥鸿爪中,让我感兴趣的并不是他的聪颖、他的学问,因为,历代所谓聪明的人很多,有学问者也不少,但是真的能像陈文龙那样始终保持操守,一生忠义,视死如归的却并不多,因此真正深深打动我的只有两个字,那就是:“气节”。

咸淳九年,被围困达6年之久的襄阳、樊城重镇相继弃守,南宋危如累卵。造成如此局面,贾似道女婿、守将范文虎难辞其咎,大家纷纷要求严惩范文虎。但贾似道却大加包庇,对范文虎只作降职一级、出任安庆知府的处理。陈文龙对贾似道的丑恶行径极为愤慨,毅然上疏痛责贾似道用人不当。

须信累囚堪衅鼓,未闻烈士竖降旗。

在杭州西湖智果寺旁有一座坟墓,里面躺着一位被后人誉为福建“岳飞”的抗元民族英雄。

此时的南宋朝廷,已弥漫着一股惊恐、骚动、悲戚、绝望的气氛,群臣已成惊弓之鸟。一筹莫展的陈宜中终于想出一个馊主意:投降。

陈文龙仕途的第一个驿站是在今浙江绍兴的越州:镇东节度使判官。

斗垒孤危势不支,书生守志定难移。

庸臣坐而论道直接导致张世杰兵败焦山,文天祥丢失独松关,周遭郡守县令风声鹤唳,争相弃官逃亡。

从此,一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脱颖而出,开始在宋末历史舞台上,紧握手中文魁之“笔”“挥斥方遒”,酣畅淋漓地书写波澜壮阔的铁血忠勇人生。

烈火识真金,国危思忠臣。接手惨局的宋恭宗想起了忠勇之“蛟龙”,陈文龙“回锅”担任左司谏、侍御史。

这是陈文龙首次与贾似道的公开对决。

临行时,从叔陈瓒谆谆告之:“为今之计,不如尽召天下之兵囤聚要害,择取文武才干之臣坚守,敌若至,奋力搏杀,则国犹可为也。”陈文龙答:“叔之策非不好,然柄国政者非人,恐不能用。我前去,必身死。”他清醒预料到那些柄国庸臣的颟顸自负,这些救国良策难为所用,此去唯一死而已。

他,就是被海峡两岸民间信仰尊崇为“水部尚书”“镇海王”,与妈祖并称“双海神”,与岳忠肃、于忠肃合称“西湖三忠肃”的陈文龙。

十一月,小朝廷又被元军捣掉了,陈文龙只好率残兵退守已成孤垒的莆田。

后人称赞陈文龙“文章魁天下,节义愧当时”,一个文官,不惜以一己之身,为捍卫汉民族尊严而奋起抗争的节义,有愧的不仅是那个时代的“当时”,或许也提醒着当今的我们。

然而,整个南宋都轰然坍塌了,区区一个小地方岂能翻天?

如此清醒意识到前途险恶,是“智”;知其不可为依然挺身而出,是“忠”,是“勇”!正是这种清醒使他成为当时官场的异类。

本文由必威精英版发布于研究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位书生写就的铁血忠勇,千秋节义愧当时

上一篇:湘潭元宵节之最,桂林元夜为什么这么长 下一篇:西魏方志学家周华,探南梁兴化县八进士来源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