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莆阳诛城事件,廿五日头
分类:研究动态

腊月十六“尾牙”一过,外出的游子陆续返乡,大街上、乡村里骤然热闹起来。循着年的味道,我徜徉于古府新市的大街小巷,细细品味着节的气氛,亲身感受着年的气息。沿街的店铺摆满琳琅满目的年货,精明的商家使出各种促销手段,叫卖着年货。门店前的人行道上依稀还能看到烧尽的贡银等纸灰的影子,地面上仍然烙下一斑焦黑的印记,这是人们祈求玉皇赐福,保佑丰衣足食。此时,我恍然记起这日正是腊月二十五,也是莆仙人公认的大日子,俗称“廿五日头”。

图片 1

翻开莆阳千余年的建邑史,“文献名邦数不尽莆仙风流,海滨邹鲁道不完壶兰佳话”,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地道莆仙人,总为莆阳历史上的科甲发达、人文鼎盛而感到神奇。悠远的历史见证过莆阳的辉煌过去,记载着这座城市的光荣与自豪。然而,也铭记着这座城市的所有惨痛、不幸和劫难。在这方四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在一千多年的漫漫岁月长河中,莆阳曾经在宋末和中明两次被诛城。

穿行在大路街上,恍若在岁月中穿梭,两侧精美的古厝屋瓦,悠扬的弹棉花声,古韵十足的古玩字画店,门面窄小而精致的钟表修理店,现代钓具俱全的渔具店,还有一家接着一家的时装店……这是一条明清之后发展起来的传统商业街。这里没有闹市的喧嚣和紧张的节奏,随处可见沧桑的古屋和幽静的慢生活,一群老人围坐在一起或喝茶或打牌。要是有缘的话,你还能听到老街上的老人说述着最原滋原味的莆田坊间故事……在很多老莆田人的记忆中,大路街与毗邻的县巷就像两朵平行的古街“姐妹花”穿过整个“莆田的宋城”。这是两条十分热闹、显眼的繁华古街,以往来莆田城的乡下人几乎都会来这里购物、观光、品小吃,古街的盛况与伫立在这里的明清建筑以及代表莆田古建筑的古谯楼相得益彰。

陈瓒叔侄衣冠冢

宋景炎元年公元1276年,南宋朝廷已摇摇欲坠、大势已去,此时的兴化府军民上下却是同仇敌忾、万众一心要拒他族侵略者于城门之外,同年十一月在莆籍宋状元,参知政事陈文龙的带领下,在今西天尾囊山脚下击退元军。当时元军中有“莆地虽小、然抗元之心最烈”的评价,在这种情况下、元朝廷加大了对兴化军城的攻击力度,在兵力悬殊、敌众我寡的不利条件下,兴化城依然固若金汤。1276年12月,元军收买叛将林华、其乘夜私开城门,导致兴化军城被攻陷,主帅陈文龙被擒,元朝廷几次劝其降元,都被严词拒绝,“生为汉臣、死为宋鬼”的铮铮誓言感召了当时的很多旧宋遗臣。次年初,民族英雄陈文龙在杭州绝食自缢。林则徐赞其与文天祥“隆名并峙”,同为“一代忠贞”。景炎二年,陈文龙族叔陈瓒率兴化军民收复兴化军城,并斩叛将林华。公元年10月,从各路集结的元朝军队再次攻陷兴安州(笔者按:兴安州在同年即废、元朝廷在莆设兴化路),陈瓒被执,不屈,被车裂死。元兵在城内屠城3个时辰,死3万余人,城中“血流有声”,一座宋一代闻名于世的“文物之邦”、瞬间成为死亡之城。

大路街的尽头是一座“庙前”大牌坊,大牌坊对面街道就是兴化府城隍庙。当日,庙里庙外人山人海,现场被许多爱心人士的温暖和感动包裹着,许多爱心人士抱着一袋袋大米前来,真诚地捐给庙里,也有一些爱心人士会在此捐钱,由庙里的管理人员组织那些穿着红马甲的义工按照标准分发给有需要帮助的人。

图片 2

自元末至明万历年间,一部分日本武人、海盗商人、浪人(流亡海上的败将残兵)以及后来与之勾结的内陆民,组成了臭名昭著的“倭寇”群体,“倭寇”肆虐中国沿海各地,莆田是重灾期。据文献记载,从永乐八年到嘉靖四十二年的一百多年间,“倭寇”多次犯莆,给莆阳带来了毁灭性的破坏。嘉靖三十四年三月,倭船偷袭莆田吉了澳,参将黎鹏举奋力抗击,斩杀百余人,俘获87人。倭船又潜袭白湖,千户邱珍战死。十一月十三日,倭船数十只沿海岸焚劫。撤退时破坏海堤,海水入田,致田地受淹不能耕种。嘉靖三十七年四月初十日,倭寇千余人从三江口登陆,焚掠新桥头、涵江、镇前、洋尾等地。十四日进迫郡城,林兆恩请过境千名麻阳兵御之,约酬银2000两。遂击退倭寇。嘉靖四十年自夏至冬,倭寇三次犯境,焚烧南门,荔浦村民奋起抗击倭寇,派人至城求援。参将侯熙通倭,坐视不救。倭寇屠荔浦村,血染沟水为赤。嘉靖四十一年十一月,倭寇再度犯莆,十一月二十九晚,府城陷,同知奚世亮、训导卢尧佐战死。倭寇在城大肆焚掠,杀害军民万余人,其中包括19名进士、53名举人、356名庠生。林兆恩率众收尸埋葬,计埋全尸3000余具,火化一万余具。

在莆仙,“廿五日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相传腊月廿四灶王爷会带着万民的嘱托上天庭向玉皇大帝汇报凡间工作,而次日就是玉皇大帝下界巡游人间的日子,上天诸神在这一天会特别关注人间凡人的善恶之行,故此日忌吵架、骂人、讨债、与人发生争执等,每个人都要一团和气,趋利避害,期盼来年好运,此日也是发善心积公德的好日子。凡因种种原因向神明许愿的金钱、谷物,都要主动送到城隍庙或村里宫庙去。此日,在城隍庙举办“赈济施舍”活动,为穷人施舍钱米,俗叫“放米”,此举已经沿袭600多年。

残破墓碑经辨认,上面文字为“宋义士侍郎忠武、文魁太师忠肃陈”。

陈文龙、陈瓒、林兆恩,他们的忠义、厚德、善举已然载入史册,他们的故事,至今还在莆仙大地上广为流传,陈文龙、陈瓒分别被后人尊祀为福州和兴化的城隍主神,“三一教主”林兆恩的庙祠更遍布莆仙、福建沿海、南洋各地。

城隍庙赈济的习俗要追溯到南宋末年,当时朝廷黑暗,蒙古军队长驱直入,大举南侵。兴化府腹背受敌,阔口玉湖人陈文龙时任兴化府知军的状元,他奋起抗敌,誓死坚守兴化府,最后不幸被俘,但他绝食反抗,为国殉节,被誉为“福建的岳飞”,与文天祥隆名并峙。陈文龙的叔叔陈瓒也倾尽家产,组织义军,指挥家丁,巷战杀敌,惨遭元兵车裂,以身殉国。

莆田的壶公山,是当地名山,宋朝时“一门两丞相,九代八太师”的陈氏一族,便有18位祖先葬于此地,其中包括宋代抗元英雄陈瓒叔侄的衣冠冢。日前,从莆田传来消息,陈氏后人在壶公山麓找到陈瓒与侄儿陈文龙的合葬衣冠冢及墓碑,他们还将自发筹建“陈瓒陵园”。

忘记过去,则意味着背叛。这两次莆阳历史上的大浩劫,深深的影响了莆阳这块厚重朴实的土地,两次诛城事件给莆阳造成的损失和破坏是一笔算不完的帐,莆阳科甲在宋明崛起乃至走向鼎盛,却在元清两朝走向平庸乃至衰弱,和这两次浩劫有着莫大的关系。历史已然成为过去,一切不可能再有所改变,我们今天正视这段历史的目的是要居安思危。因为只有国富民强、才能定国安邦,才不会让如此悲剧再上演。

明代时,太祖皇帝为弘扬陈氏叔侄护国庇民的赤胆忠心,诏令褒封陈文龙为福州府城隍爷,陈瓒为兴化府城隍爷。城隍爷,最初并不是神,而是指城郊外的护城壕。古人最早信奉的护城沟渠神是“水庸神”,之后逐渐演变为城郊的守护神,即是城隍神。城隍是神鬼世界的一城之主。道教把城隍当成剪凶除恶、护国保邦之神,能应人所请,旱时降雨,涝时放晴,保谷丰民足。陈瓒信仰习俗以“扬善止恶”为核心,现已成为莆田一种特定习俗。每逢元宵佳节和陈瓒诞辰日,民众均要举行祭祀活动,成群结队到庙中摆设贡品,焚香礼拜,鼓乐喧天,鞭炮齐鸣,戏班演戏,娱神娱人,热闹非凡。

26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莆田市新度镇善乡村的壶公山麓,见到了这座衣冠冢。古墓很小,加上墓前空地才约6平方米,墓地受损严重,三合土制的墓丘仅剩一半,四周为砖砌。据介绍,由于山上早年被开垦成果园,种植龙眼等果树,对地表破坏较大,墓室、墓坪以及封土基本无存。

洪武三年,兴化府知府盖天麟在梅园东路兴建兴化府城隍庙,这是福建省目前保存得最完整的古城隍庙之一,2001年1月被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0年11月,《陈瓒信仰习俗》被莆田市人民政府公布为莆田市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习俗活动主要由庙会、祭孤、赈济、调解等形式组成,其中赈济为救助贫困户的慈善活动,包含送米、钱、药等。

与古墓同时被发现的还有一块墓碑。碑的形制较小,高78厘米,宽38厘米,厚度约10厘米,材质简朴,下方残缺,碑上刻有文字“宋义士侍郎忠武、文魁太师忠肃陈”,由于残缺,墓碑上只有墓主的姓,看不见名。

据一位老者说述,位于城隍庙东侧约30多米处,原有一座“二忠祠”大门坦,大门朝南,向庙前路。门楣肚板上书“二忠祠”三字,现走进大门坦见到的却是自南至北的几幢民宅,已见不到“二忠祠”原来建筑规模。更可惜的是“二忠祠”大门坦于2001年旧城改造时被拆毁。城隍庙西侧,原有一座陈氏“节孝祠”,20世纪50年代末拆除,祠堂大门前外埕西边的一棵古榕,如今被圈进医院门诊大楼前埕东侧。

据陈氏后裔陈国章介绍,多年来,陈氏后人一直在寻找陈瓒衣冠冢。今年7月,他与莆田文物爱好者黄国善、王阿涛等人上山寻找,突然在某处发现地面有凸起,心生好奇便挖下去,竟发现了这个残破的古墓。随后,他们在墓前两三米处又发现一块墓碑,当时墓碑只有一半露出地表,而且露出部分长满青色石锈。他们把碑挖出来后,隐隐约约看到碑上有刻字。莆田文物专家吴天鹤根据石材和碑刻,初步判断这是宋元时候的墓碑,且与陈氏先祖陈瓒和陈文龙有关。此外,在这个古墓东侧约百米处,还有十多个墓群遗址,其中一处规模很大,墓前还挖出两尊体型较大的石像,一尊完整,另一尊头部已经没有了。

每年“廿五日头”,兴化府城隍庙都会举行赈济活动,此时很多贫苦的人都会来城隍庙领取救济物资。

发现古墓和墓碑后,满怀欣喜的陈国章急忙向各级文保单位上报。7月中旬,福建博物院文物考古研究所派遣专家赴现场考察,通过碑文记载,并查阅历史文献和陈氏族谱,大致确定墓碑上所写的是陈氏祖先陈瓒和陈文龙两人。

走进庙门口,众多虔诚的信众正举着香对着神明进行参拜。再往庙里走,许多身着红马甲的义工正在忙碌着,他们把一袋袋大米垒叠得似“小山丘”,颇为壮观。有的在登记捐款,并给爱心人士回赠桔子。在堆积如山的大米上,挂着许多红纸条,登记着爱心人士捐米数量。据说,以前有些贫困户就是靠领取城隍庙的米和善款改善家中生活的,现在一家人赶上了新时代,过上了好日子,但不忘初心,每年仍怀着一颗感恩之心,买米或拿钱捐赠到城隍庙里,去帮助其他人,这既是一种传承,也是一种知恩图报的善举。

据莆田玉壶陈氏族谱乾隆谱,兴化府陈氏一门在宋代曾出现“一门两丞相,九代八太师”的盛况,其中陈瓒生于宋绍定五年,他与侄儿陈文龙一起抗击元军,陈瓒被俘拒绝投降,被元军车裂。后被宋朝朝廷追赠兵部侍郎,赐谥忠武。相传他死后,乡人偷偷把他的衣冠葬于壶公山下,但是一直没人找到过他的衣冠冢。

莆仙这种独有的“廿五日头”赈济壮举,彰显着爱国精神的主旨,以赈济救助为内容,凝成了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寓教于俗”鲜活生动的文化形式和广阔的文化艺术空间,承载于节日庙会中,何尝不是一件幸事?这是一种传统文化的积淀。我们不但要继承这种习俗,还要传承这种“一人有难众帮”的传统做法,让它成为兴化大地上一张济世扶贫的新名片。

陈文龙则是陈姓八世祖,原名子龙,在宋咸淳四年高中状元,宋度宗将他改名文龙,累官至参知政事。后来抗元失败,他拒绝投降,绝食而死。皇帝将他追封为太师,谥忠肃。后被葬在杭州西湖智果寺的翠竹园里。

据介绍,对比历史记载和碑文,这块简朴石碑应该是邑人想纪念陈瓒、陈文龙,又怕被元兵发现,于是简单地把二人衣冠合葬时所立。到了明成化年间(1465-1487年),宪宗朱见深分别封陈文龙、陈瓒为福州府和兴化府城隍神,从此以后,福州和莆田两地民众把陈文龙、陈瓒视为神明加以崇拜。

寻到墓后,陈国章、陈立人、黄国善等人便开始为墓地的正名和保护奔波。7月,陈瓒陵园筹建委员会成立,陈国章任委员会主任。陈国章说:“我们准备按照宋墓原貌修复两忠烈的衣冠冢,并在壶公山南力里建设陈瓒陵园。目前我们规划的陵园面积是50亩。我们将在陵园竖立22米的陈瓒巨型石雕,作为陵园标志性建构,陵园内还有陈文龙、陈瓒纪念馆,山门、拜亭、慈善养老院等建筑。这是群众自发组织的,筹建陵园需要的2000多万元经费,我们也将通过民间集资解决。”

陈国章说,陵园中的慈善养老院让他感到非常有意义,“养老院是公益性质的,陈瓒是我们兴化府的城隍爷,在兴化历史上,城隍庙是帮助老弱病残的地方,古代老百姓过年过节缺少粮食,便可以来城隍庙领取。我们作为后人,应该承袭前辈的传统。”他说,养老院规划有五层,一共4000平方米,建成后能容纳500位老人。目前人员差不多已经到位,农历八月份开始动工,整个陵园建设工程预计5年内完成。

目前,陈瓒、陈文龙的墓碑已被保存起来,两尊石像埋回地下,墓地也已受到保护,等待专业考古人员进一步挖掘。莆田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荔城区等已经同意关于陈瓒陵园筹建的报告,并纳入壶公山九华文化创意产业园的建设规划里。

本文由必威精英版发布于研究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历史上的莆阳诛城事件,廿五日头

上一篇:西魏方志学家周华,探南梁兴化县八进士来源 下一篇:造福桑梓炳千秋的李富,乐善之士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